文章來源 | 深響(ID:deep-echo)

原創作者 | 馬小軍、夏舟

“手機淘寶”總算改名為“淘寶”了。

“手機淘寶”這個名字就像是PC時代的遺物,總算在昨天去掉了上個世代的痕跡——當PC是主端的時候,我們需要加上“手機”這樣的修飾前綴;而到了今天,移動互聯網不再是需要強調和教育的對象,“手機”這個修飾語終于也該要去掉了。

就像“手機淘寶”變成了“淘寶”,早在一年前“手機百度”也早已變成了“百度”。

而產品名稱變化的背后,是整個媒介和市場的變遷。

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并存的時代結束了,手機端的產品形態不再是一個“子集”,成為了大部分主流互聯網產品的主體。

移動互聯網也正在“消失”。隨著超級App的形成,其他小App開始以各種形式成為超級App的服務觸手,而超級App正在底層化,割據的同時,各自覆蓋全量的人群。

在可以預見的未來,移動互聯網的載體——手機也會漸漸“消失”,智能的來臨會把原本聚焦于手機的交互解構掉,場景及入口,萬物都互聯。

于是幾個問題擺了出來,當移動紅利見頂,移動互聯網已經成為了新常態,它是否會像PC互聯網一樣走向落寞?除了往產業走,互聯網的終局可以在哪兒?移動互聯網“消失”以后,未來圖景又是怎樣? 

「落寞的PC互聯網」

離第一款iPhone發布的時間也不過短短十年,人們卻已無法想象沒有手機的世界。

正如麥克盧漢所說,媒介即人類身體的延伸。而當手機這樣便攜小巧的工具出現后,PC互聯網的一切事物都在這上面重生并進化。手機讓我們的視覺、聽覺都無限延展,讓“隨時隨地隨心所欲”成為可能。

新的介質、新的入口,也給互聯網帶來了新的機會。曾經PC上的世界,在這里整體經歷了一個洗牌。

微信帶著騰訊系的產品集體邁入了移動時代。12年5月,騰訊的上一次大型變陣,正式將業務劃分成了6大事業群,尤其是將移動相關的業務進行了整合,移動互聯網事業群(MIG)的調整、微信事業群(WXG)的獨立升級,以及針對手機QQ和手機QQ瀏覽器的幾次調整,確定了移動產品的地位與發展方向。

百度在14年的時候移動搜索份額也早已超過PC的份額,15年移動端的收入也早已超過了PC,在當時就已經建立了移動端戰略。近兩年在明確夯實移動基礎,決勝AI時代后,全面調整手百的內容策略,向信息流轉型,在今年春節以來的一系列重金投入后,成為了國民總時長不可小覷的超級App。 

阿里走得不算快,但也在2015年手機淘寶DAU就突破了1億,讓手機淘寶成為了繼微信、QQ、UC和手機百度之后,國內第五個DAU破億的App。15年3月淘寶移動端的GMV占比突破至51%。

但從大的市場環境來看,在移動互聯網成為所有聚光燈的焦點的同時,PC互聯網卻顯得有些落寞。當PC互聯網還是大前提時,互聯網公司都用“手機百度”、“手機淘寶”用來作區分,但是發展至今,“手機”一詞的消失似乎也象征著PC互聯網的終局——沒有多少新東西會涌現了,移動端的世界已經成為了Default(默認設置)。

「移動互聯網的走向」

根據CNNIC(互聯網網絡信息中心)的最新數據,截至2018年12月,中國的網民規模達8.29億,全年新增網民僅為5653萬,同比增長3.8%。其中,移動網民規模達到8.17億,占全體網民的比例高達99%。

2018年的網民增速僅為3.8%。

這個數據說明,從“PC”向“移動”轉移的紅利已經被吃盡了。而從網民用戶本身增速一步步的下跌,可預見流量紅利的枯竭。尤其是在移動互聯網的的加速度效應下,這個時刻已然到來。

在流量困境之外,移動互聯網已呈現出了難以撼動的格局,移動互聯網時代中超級App已經逐漸成型,同時經過十多年的市場教育,用戶習慣也日趨穩定。

也正因此,當移動紅利見頂,移動互聯網已成為了新常態時,大家自然走向了尋找額外流量和挖掘現有流量價值的道路。

走向下沉市場、銀發族市場、子供市場等“增量”市場就是在解決“新流量”的問題。 

比如百度世界大會官方數據顯示,百度家族20多個App月活去重后已達到9.9億,全量用戶的定位勢必催使像百度這樣的頭部企業要力求在各個層級、各個地域的領域提高產品滲透率。

拼多多、趣頭條的崛起,也是搶占了下沉市場的先機。 

除了獲取新增流量、將盤子做大外,從已有用戶中挖取更大的價值則是另一個選項。服務化和效率化是兩個關鍵詞。 

服務方面,經歷了粗放式增長的移動互聯網開始提供更多樣化的服務,開始通過拓展不同的入口和業務來提升存量用戶的價值。

小程序就可以算是微信、百度、支付寶這樣的超級APP,在自家生態中開辟出來的新領地。作為一個便捷的用戶入口,小程序能觸達不同場景、高效地激活用戶。同時,小程序上承載的多元應用也讓超級APP平臺化,能夠構建自身體系內開放式的多元業態。

也因此,各家巨頭目前也持續在重金投入小程序。而除了小程序式的圈地運動以外,對公司而言拓展業務鏈條則是最基礎也最實際的增值之路。 

很多巨頭都已經把觸角伸到了門檻較高的金融業務,就是為了在現有的巨大用戶基數之上,提升單個用戶的價值,提高存量用戶的貢獻度。

效率方面,除了不斷地開疆拓土以外,在單一業態內提升業務效率,獲取比他人更大的單用戶價值,也是構建自身護城河的方式。 

大家都在“做厚”,微信不再只是一個社交平臺,百度也不再只是一個搜索平臺,淘寶不再只是一個電商平臺。 

這些超級App的背后是千層萬疊的生態。 

還有一個明確的走向是,互聯網、移動互聯網的未來,不再僅僅局限于手機這一單一介質上。

李彥宏就曾說過:“未來20年人們對于手機的依賴程度會是逐步下降的。原因是因為智能,是因為人工智能的時代到來。這個時代到來會使得人們周邊的環境逐步地布滿各種各樣的傳感器,而這些傳感器能夠更方便地響應人的需求。” 

曾經手機的便攜、互聯,讓它成為了移動互聯網的標志,未來在IoT、車聯網全面發展的同時,移動也可能意味著更多種介質的更多可能性。而新的介質、新的平臺與新的交互方式,則又可能為市場帶來新的機遇與增長空間。

快手的早期投資人張斐曾表達過這么一個觀點:“互聯網的發展過程就像是生命進化,是復雜系統的多層級增長。一個新事物的誕生并不會簡單地消失,即使是動靜已不多的PC互聯網,也仍在發揮著自己的效用。”

而在5G、AI等新技術在形成自己的能量場、準備蓄勢待發的同時,移動互聯網也通過與這些新技術,以及隨之而來的新業態的融合,迎接未來。

(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“經理人分享”,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。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,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。)

作者:馬小軍、夏舟
來源: 深響